页面载入中...

非遗中国:河西宝卷

很重要的一点是,我们需要一套有前瞻性(future proof)的技能。这种技术最好是能够适应任何科技更新的,即一种不需要科技的技术。我一直使用摄影进行交互性的教学,这是因为摄影具有前瞻性、它是能与其他事物产生联系的必要技能。

此外我们应该从身体出发,重新思考我们对性别与种族差异的定义,重新思考表达不满的方式。表达不满不一定要指责,或许我们能通过表达欢乐去改变世界。我想这也许是西方世界当今问题的解决方法:调解分歧,以宽容对待不同。如果艺术家能具备这种能力,这将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。

Q: 如你所说,我们恐惧的是过去,不是未来。在这样的语境下,你认为艺术家的责任是什么?

A: 在西方,最近时常被谈论的是关于奴隶制度赔偿的问题。反对赔偿的人认为我们不用对300年前发生的事情负责。但是当你开始研究奴隶制时,你会发觉它的残余仍然存在,只是以不同的方式在当下社会中运作罢了。奴隶制的外在形式消失了,但我们从来没有真正摆脱过它。

  在过去,人们需要阅读小说来了解远方的故事。然而大众传媒的高速发展,跨越了时间和地域上的种种隔阂;广播、电视与互联网的一一出现,让人们即使相隔千里,也能与事发地的人们同时听到最新的故事,小说的存在似乎变得不再重要。然而麦克尤恩认为,尽管互联网方兴未艾之时被人们看作最好的信息传播方式,但如今这种对互联网的乐观情绪正在慢慢消退,而充斥全网的虚假消息成为了新的时代困惑。过去那些文化素质很一般、只会在火车站前兜售理论手册的人,在互联网时代,可以把他们那些虚假或很荒谬的言论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。它甚至可以成为一种战争手段——一个国家可以通过散播不实的信息,干预到另外一个国家政治的进程。

 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,小说家该何去何从?麦克尤恩认为,小说家是站在真假信息风暴中的人。他说:“在过去,小说的主要作用是探究人心,揭示人与人、人与社会之间的关系,而这到今天依然是小说的主要功能。这一生中,’小说的时代结束了’、’小说即将灭亡’的预言我已经听到了很多次,但我认为小说还是会继续存活下去。因为小说能够在巨大的真假信息风暴中找到一个静止的中心,在这个中心上继续探究人心,继续研究所有的真相和谎言。”

  此外,格非提到,前一天在中国人民大学的主题演讲中,麦克尤恩对小说的社会功能做出了深刻的思考。麦克尤恩认为,小说建立了一个与他人交流的极其丰富的场域;小说作者的观念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小说为不同的声音、思维和情感提供了广泛的交流空间。即便人们并不赞同彼此的观念,但依然能够被小说的叙事打动。格非认为,这正是小说的力量所在。

admin
非遗中国:河西宝卷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